起因是

魍魎之匣

榎先生徹頭徹尾是我的菜
就是那個金髮的大哥
當然京極堂這種神祕主義者也是我的喜好之一
更不用說關君這種神經質的文弱男子
不過木場大叔我還在努力中

動畫的事之後再談

本來我只是把他當成公車上的閱讀之一
沒想到我竟是錯得如此離譜
公車上的時間我根本連一半都看不完
甚至還在陷入名為京極夏彥的夢裡

姑獲鳥之夏

將妖怪與推理結合
本來應該是有點不倫不類的
沒想到竟然是如此融洽又合理
所有可以說為荒誕的佚談
最後都有完美無缺的解釋

一開始就是長篇大論
腦與意識的爭辯
連接的是心靈還是妄想
究竟我們所處的世界是真實還是一個巨大的謊言
為什麼人會陷入這種思維動物不會

語言,是一種咒縛
將人限制在謊言之中
隨意地把事物取上名字
自以為是地以為這就是天地的秩序

光是前面我就來回讀了三遍

以前的我就是有躁鬱症一樣
性格明朗過了頭
現在的我畏縮地像是憂鬱症
在意起他人的眼光


京極夏彥對我說

我的憂鬱取代了躁鬱






*我要收集京極夏彥的書了,希望魍魎之匣的漫畫版台灣趕快出版,我極度地想要購買
*姑獲鳥之夏,我還沒讀完,心得也只有前面的矯作文章,我會盡快閱讀
*魍魎之匣,腐女之魂依舊熱血,榎X京,也讓我興奮過了頭,忘了晚上看有多恐怖

juliancut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